•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皖桐文化

莆田做大岁:用最大的节日铭记最痛的历史!

时间:2016-3-1 15:38:50  作者:林清线收录莆田日报  来源:安徽皖桐林氏宗亲网  查看:206  评论:0
内容摘要:做大岁,是莆田特有的一项风俗,即每年春节正月初四(仙游县为初五),跟除夕一样重新来围炉、过年,而且比除夕更庄重。这项特殊的过年风俗是有历史来源的。莆田古称兴化,辖莆田、仙游两县。明代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倭寇侵犯福建,在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攻陷兴化府城,烧杀抢掠,许多人外出...

做大岁,是莆田特有的一项风俗,即每年春节正月初四(仙游县为初五),跟除夕一样重新来围炉、过年,而且比除夕更庄重。这项特殊的过年风俗是有历史来源的。莆田古称兴化,辖莆田、仙游两县。明代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倭寇侵犯福建,在农历十一月二十九攻陷兴化府城,烧杀抢掠,许多人外出逃亡。直到次年正月二十九,倭寇才退出府城,逃亡的老百姓才纷纷于二月初二返回家中,掩埋亲友尸体,重建家园。这时,春节已过,人们只得在二月初四补过一次年。后因二月已到农忙时节,便改为正月初四。此后,莆田人民便以除夕为小年夜,正月初四为大年夜,亦称“做大岁”,以纪念那段悲痛的历史。

 

 1最大的节日背后,隐藏着苦难的历史

莆田市荔城区黄石镇华东村小学,与抗倭文物东镇祠连在一起。孩子们每天在操场上玩耍时,都能看到东镇祠后墙上那一排独一无二的石头“画像”。

    这是用粗石条嵌入墙内后形成的“抽象画”,内容只有两种,衣与食:6个大型的蒸饭桶,26件大小不同的衣衫。“这些石像是为了祭奠在倭寇侵犯时遇难的民众。”东镇祠管委会副主任陈桂荣解释了石像的寓意:当年行善乡里的三一教主林兆恩将遇难民众收尸掩埋后,因为许多家庭已经全家被杀,导致绝后,只能用这种石像做集体祭奠,寄托“丰衣足食”的期盼。

    黄石九十九墩,我们华东村就占了3墩,全村几百人被杀。”陈桂荣所说的九十九墩,就是林兆恩带领三一教信众为遇难民众所建的集体坟墓,每墩几十人,九十九墩里埋葬的遇难者成千上万。而这,只是被倭寇所杀莆田民众的一部分。现代人已经很难想象,倭寇给莆田人民造成了多大的灾难!

据《莆田县志》记载,倭寇第一次侵犯莆田是在明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2000多人在平海登陆,明军奋力反击,倭寇大败后仓皇逃走。因明初军力强盛,至嘉靖初约130年间,倭寇未敢犯境。嘉靖二十二年(公元1543年)以后,因边备松弛,倭寇侵扰日渐频繁。此后20年间,倭寇侵犯莆田达15次,几乎年年受倭难。

    倭寇犯境,往往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甚至经常出现全村被屠杀的惨事。明御史林润在奏请朝廷抚恤因倭患而受难的兴化、泉州、漳州三府奏疏中写道:“兴化……死于锋镝者,十之二三,被其劫掠者,十指四五,流离徙于他郡者,又不计其数。直到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这种苦难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据《明史.戚继光传》中记载,当年农历十一月,倭寇围困兴化府城,广东总兵刘显奉命前来剿贼,“会显遣卒八人赍书城中,衣刺‘天兵’二字。贼杀而衣其衣,绐守将得人,夜斩关延贼。”就这样,在倭寇里应外合之下,兴化府城陷落。这是自有倭患以来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攻陷的府城,城中无论官民都遭到血腥屠杀,遇难者中进士19人、举人53人、秀才356人,文献名邦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浩劫。

    当时,百姓被杀者数万人,生还者四处逃亡。倭寇占据府城两月,适逢春节。这一年春节,莆田民众连性命都难保,何谈团圆过年?直到次年正月二十九日,因城中尸首枕藉,腥臭不堪,财物又焚掠已尽,加上听说戚继光兵将到,倭寇才弃城而去,攻陷和占据平海卫城。直到这时,莆田民众才敢回到家中,收拾断壁残垣,探问亲友伤亡,然后在二月初四补过了一次年。从嘉靖四十三年(公元1564年)开始,尽管倭寇已去,春节回归正常,但莆田人民为了纪念这段惨痛的历史,改除夕为过小年,初四为过大年,俗称做大岁。同时,为了不耽误农时,将做大岁由二月初四改为正月初四。

    至今,做大岁在莆田地区已延续数百年。这段来历以及背后的苦难史,不容遗忘。“学生在校园里每天都能看到这些石像,就像每天上一堂无言的历史课,让孩子们铭记这段历史。”华东小学教导曾老师说。

2从先辈的奋勇抗倭中,寻找精神财富

   “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站在位于荔城区黄石镇顶墩村的戚继光纪念馆内,瞻仰着英俊挺拔的戚继光塑像,让人不由想起几百年前戚家军驱除倭寇保家卫国的英雄形象;走出纪念馆,来到200米外一座名为保安桥的狭窄旧桥上,脚踩着只有两段石条搭成的进军小桥,远望四周曾经密布河汊的险境,又让人感叹戚家军抗倭作战之苦、之难、之勇敢。“戚家军虽远道而来,但勇猛顽强,既能陆上歼敌,更能下海追寇,深深鼓舞了莆田民众!”戚继光纪念馆负责人方鸿华说。

    为了剿灭倭寇,戚家军曾经三次入莆作战,给莆田人民留下了不畏残暴、勇敢抵抗的宝贵精神力量。兴化府城陷落后,朝廷急催戚继光入闽剿贼。由于戚家军正在浙江分兵抗倭,戚继光便在义乌招募新兵万名。军情紧急,只能一边行军、一边训练。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农历四月初八,戚家军进入福建,很快便与先期到达的福建总兵俞大猷、广东总兵刘显合兵一处,苦战克复平海卫。这一仗共歼灭倭寇2200人,救出被掳群众3000多人。莆田的倭患至此基本解除。

在莆田抗倭斗争史中,除了朝廷官兵的勇猛作战,普通民众的抗争同样可歌可泣。《莆田县志》中,记载了荔浦村民、南郊船户、华亭猎户等普通民众团结一致奋起反击的英勇事迹。据记载,嘉靖四十年(公元1561年),自夏至冬,倭寇连续犯莆三次,莆田民众自己组织起来抗倭自卫,荔浦村民自己动手修筑堡垒,组建民团,保卫家乡。倭寇多次进攻都被击退。最后因倭寇集中兵力强攻,寡不敌众,荔浦村被攻破,村民遭屠杀,血染河水为赤。

    倭寇的残暴并未吓倒莆田人民,反而激起了越来越多的抗争。嘉靖四十一年(公元1562年)六月,倭寇数千人由三江口登陆,围困府城。南郊船户千余人当时泊舟在城濠,主动请战与倭寇决战,一鼓作气歼灭倭寇百余人。此外,还有城厢区华亭镇猎户数百人,英勇袭击侵犯当地的倭寇,倭寇大败,丢掉营寨逃走。

    当年倭寇因兴化府城中尸横遍地而弃城而去后,三一教教主林兆恩作为当地乡贤,倾尽家财为遇难者收尸,让遇难者安息,让生还者免受瘟疫之苦。据记载,林兆恩多次变卖家产,赈民救灾,组织门徒70多人,先后6次在莆田县、仙游县城乡收尸两万多具,为其择地安葬。1996年,莆田市区东岩山发现林兆恩当年埋葬死难者骨灰罐之所。这一处“明代倭难义冢”,就收藏骨灰5000多罐。如今,“明代倭难义冢”已搬迁至石室岩,并成为莆田市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400多年前军民一心抗倭,体现了爱国爱乡、自强不息、扶危济困等伟大精神。我们用一年中最大的节日——做大岁来祭奠苦难、纪念历史,就是要代代传承这种精神,不要让悲剧重演。”莆田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唐炳椿说。

3留住节日习俗,也传承了爱国精神

    每年正月初四晚,莆田地区的朋友圈都会被做大岁刷屏,一张张照片里洋溢着围炉、团圆的欢乐气氛。在本地论坛上,有网友甚至晒出了莆田人在非洲做大岁的场景,图片中,十几位莆田小伙举杯向家乡的亲人送上新年祝福。晒图的网友说,这些朋友在非洲莫桑比克做工程,那边虽然是炎热的夏天,但做大岁的习俗从来都没丢。“无论身在何处,莆田人都不会忘了做大岁,而且比除夕更隆重,这是代代传承的。”莆田民俗专家介绍说。

    与做大岁相伴传承的,还有贴白额春联、初二不走亲戚等独有的民俗。民俗专家向记者解释了这两项习俗的历史来源:当年倭寇从兴化府城退走后,逃亡的民众回到家中,先贴白联办丧事,然后才贴春联补过年,为了祭奠逝者、不忘苦难,在贴春联覆盖白联时专门留出上方一截,成为白额春联,从此便流传至今;大年初二,在莆田被成为“探亡日”,是民众回到家中后互相探望亡故亲人的日子,为了避讳,从此之后约定大年初二这一天不到亲戚朋友家中拜年。后来为了变通,又约定如果大年初一已经登门拜年的,初二便不再有这项忌讳了。

2008年1月,因为做大岁这项民俗,莆田市被列入“国家级民族传统节日保护示范地建议名单”。同年11月底,莆田市戚继光纪念馆举办了戚继光诞辰480周年暨林墩大捷446周年庆典,同时还举行了省国防教育基地挂牌仪式。在抗倭斗争400多年后,人们用公祭、书画展、文艺演出等各种方式纪念这位彪炳史册的抗倭英雄。在莆田,除了戚继光,还有两位抗倭将军受到人们的世代敬仰,甚至演化成为供奉的神——涵江区江口镇白家村将军祠供奉的白将军和荔城区北高镇后积村万灵宫供奉的大王爷,其原型分别为抗倭英雄白仁将军和孔兆熙将军。白仁将军长期在莆田抗倭,嘉靖二十四年(公元1545年)被倭寇包围,力战而亡。孔兆熙将军是从广东赶到福建解救兴化府城时战死,他担任广东水师都统,作战时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不幸在混战中壮烈殉国。如今,莆田地区有52座宫庙供奉这位“大王爷”,世代缅怀他的功绩。

    2015年1月29日至2月3日,莆田市举办了首届民族英雄神像巡游活动,巡游队伍在黄石、笏石、东峤、江口等地受到热烈关注。莆田市民族英雄文化研究会代表陈玉清介绍说,此次巡游活动就是为了纪念曾在莆田地区抗击倭寇的戚继光、俞大猷、孔兆熙、白仁等名将,“在继承做大岁习俗的同时,一定不能忘了这些民族英雄,不能忘了爱国主义精神!”

莆田做大岁有关的纪念地点

在莆田县黄石水南龙塘(今澄瀛村塔山)建立的“戚公祠”里,供奉抗倭民族英雄戚继光的塑像,廊前石柱上有一副赞颂戚继光抗倭业迹的楹联,上联是“元戎两度扫妖氛,不惜发肤殊死战”,下联为:“父老千秋严伏腊,犹思离乱得生还”。戚公祠的旁边有一口水井,据说是戚继光为了解决军兵饮水问题,而特地挖掘的,后世人称之为“戚公井”,石盖井面有三口井眼,水质清洌,微含甜味,民间一直饮用至今。

 黄石林墩村,位于木兰溪下游南岸、宁海桥附近。当年戚继光领兵抗倭,一举歼灭倭寇三千多人,取得了“林墩大捷”,威慑敌胆。在戚家军痛歼倭贼的古战场上,后代人建立了一座“戚继光纪念馆”,陈列着戚家军抗击倭寇的英雄业迹,戚继光的英名永载在木兰溪的史册上。

  戚继光挥师南下援救莆田城时,曾驻扎在囊山脚下的江口,筹划、部署林墩战役,为国为民立下了殊勋。江口民众为了纪念戚继光,建立了“惠德祠”,又在“东岳观”公园里,竖起了戚继光的石雕戎装巨像,顶天立地,威严伫立,让莆田人民世世代代瞻仰、朝拜。

  涵江百姓缅怀戚继光的恩德,建立了“功德祠”,让子孙万代记取历史教训,改革弊端,惩治腐败,振兴中华,富国强兵,抵御外来侵略,保卫人民江山。在戚继光抗倭来过的北高,他的部将孔兆熙身先士卒,奋勇冲杀,追击倭贼,以身殉国。北高人念念不忘,立祠奉祀,至今香火不绝,表达了百姓对戚家军敬仰和崇拜的深厚感情。

  荔城的东岩山顶,在三教祖祠左侧,兴建了戚继光纪念馆。一祠一馆并立,既纪念林龙江拯救蒙难百姓的丰功伟绩,也表达了莆田人民对民族英雄戚继光无限感恩和衷心爱戴之情。

  在仙游大蜚山,当年戚继光指挥将士穷追猛打倭寇,于瀑布山下全歼贼寇五百余名,大获全胜,为被困五十天的仙游县城解了围。后代人为了纪念戚继光的功绩,称这个地方为“五百洗”,至今遗址尚存。枫亭的塔斗山上,有一座高3米、宽1米的戚继光纪念碑。戚继光平息倭患时在此留下了千古绝唱,抒发了“万户千村总一家”的博大情怀,在兴化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莆、仙人民永远怀念戚继光!守护好苦难铸就的文化遗产

做大岁,在热热闹闹的团圆背后,是400多年前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巨大苦难。传承做大岁,就是在祭奠那段苦难的历史。而这段与倭寇抗争的历史,以及抗争中表现出的爱国自强、保卫家乡民族精神,不仅是今人的宝贵精神财富,也是一笔独特的文化遗产。    

守护这份遗产,我们做得还不够。尽管孩子们依旧能从老人家那里知道,做大岁的来源是抗倭,但所知也仅此而已,对抗倭斗争史和抗倭精神缺乏深入了解和传承。荔浦村民、南郊船户、华亭猎户……这片土地上曾经遭遇的苦难,曾经涌现的英雄,曾经上演的悲壮,应当成为乡土文化教材的重要科目之一。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承载文化遗产的那些抗倭遗迹,就像一颗颗珍珠,依然散落在土地上,缺少一根穿起的线。戚继光曾经进军的宁海桥、保安桥,大破倭寇的林墩古战场,黄石九十九墩残存的土墩,莆禧古城,白将军祠,大王爷庙等等,细数莆田抗倭遗迹,数量多、特色足,可惜没有一条线穿起这些“文化珍珠”。去年1月底、2月初的首届民族英雄巡游活动,是一场民间自发的“串珠行动”,期待政府部门能够先人一步,将零散的抗倭故事、分散的抗倭遗迹做一次整合,成为做大岁背后的厚重底蕴.

如今,一些曾经遭遇倭患、奋起抗击倭寇的地方,纷纷建起了纪念这段历史的场所。青岛即墨的海防博物馆、浙江苍南的抗倭博物馆、泉州石狮的抗倭遗址公园……这些场所承载起了先辈抗倭留下的文化遗产,给后人留下了缅怀纪念的空间,其思路和做法十分值得借鉴。

眼光再放长远些,这些文化遗产不仅是精神财富。韩国拍摄的抗倭电影《鸣梁》,上映后成为韩国有史以来票房最高的电影,观影人数高达1600万,远超好莱坞大片《阿凡达》所创1362万观影人数的最高纪录。而以明成皇后遇刺这一国家苦难拍摄的120集电视剧《明成皇后》,自2002年播出后,成为韩国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之一,至今仍在重播。由此可见,苦难并不是不能揭开的伤疤,而是给后人留下了精神财富。能否继承和挖掘这份遗产,考验着今人的眼光和智慧。

本文转载于福建日报莆田日报莆田观察微信公共号

文中的林兆恩,号龙江,世称三教教主,为九牧林氏后裔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上一篇:<<孝经>>释义
下一篇:金冲湖瀑布
皖ICP备88804138号